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不管到何时,还是在何地,还是潇彧咖啡醉香…

 
 
 

日志

 
 
关于我

潇彧,电子商务专家,青年专栏作家,互联网资深名人,知名影评人,oohDear钻饰礼物及集美汇联合创始人。 生于齐鲁,定居北京。12岁开始在《少年文艺》,《辽宁青年》,《啄木鸟》,《十月》,《译林》等发表文字,16岁任中学生杂志,某诗刊特约记者,迄今为止已在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广播,电视,企业等发表文字400余万。 潇彧以烘焙文字评论策划为乐,电子商务运营管理为生。 博客:http://blog.sina.com.cn/eric 微博:http://weibo.com/eric 微信:eric-papa

网易考拉推荐

雨中的白蓟花(下)  

2008-10-29 22:17:40|  分类: 潇彧爱情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中的白蓟花(上)  

晚上,比亚几乎没怎么说话,连玩牌也是默默的。白妙玩起牌来到显得开朗得多,弥西更是闹腾得不行,完全忘记了流苏的辖制。


“真是的,每把都是我输!”弥西大声抱怨道,仿佛是突然想起流苏在场,老实了许多。


“才注意到我?”流苏打趣道。


“你们原来认识?”轮锋问到。


“是啊,不过不是很熟,” 流苏打趣道,“这家伙一看到我总觉得会有坏事发生。”


“真的吗……”白妙说道。


乌柏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流苏挂满嘲笑表情的脸。

 

已接近十二点,雨依旧在下。


“咦,白妙呢?”乌柏从厕所回来,发现白妙不见了。


“她回去睡觉了。”紫锦说道,然后把一碗夜宵放到了桌上,“你也来吃点东西吧!”


弥西和轮锋已经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比亚正在一旁洗牌打发时间,流苏则倚在一张长沙发上睡着。


“看来他是不吃了,那就给我吧!”弥西看看流苏,然后抢过另一碗夜宵继续狼吞虎咽。


“你不是很怕他吗?”轮锋吃完,问道。


“谁说我怕他!!我只是不喜欢他……”


“对了,流苏是做什么的?”乌柏拿起碗,问弥西道。


“这个……”弥西犹豫了一下,“算是个写东西的吧。”


乌柏想了一会儿,就没再问什么。

 

十二点半,雨渐渐小了。乌柏、弥西、比亚和轮锋还在打牌。流苏正起身打算回去睡觉。


“流苏啊,”乌柏叫道,“能不能帮我们那点饮料?”


“好的。”白妙从冰箱里顺手拿了三瓶橙汁,走到桌旁,“好像只有橙汁,可以吗?”


“当然可以,谢谢了。”弥西伸手要接。


“有你的份吗?”流苏说着,瞟了一眼旁边叠落的碗,然后把橙汁递给乌柏、轮锋和比亚。


“切,小气!”流苏离开之后,弥西抱怨道。


乌柏看看他,轻轻笑了笑:“那,这瓶给你吧!”


弥西接过来,大口喝掉了。

 

一点钟,雨云薄了许多,夜空中也露出了些许星辰。一天中最寂静的时候到来了。


“你们还没睡啊?”白妙推开了小客厅的门。


“我们把火息了,就去睡觉了。”屋子里只剩下乌柏和比亚在壁炉旁搅动着炉火。


“咦,”在三层的走廊上,白妙望望夜空,“天上有星星?”


比亚也抬头看看。


“都一点多了,你们不困吗?”乌柏看了看表。


“啊~~”比亚打了个哈欠,走到自己门前,“我到了,明天见。”


比亚简短的道别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白妙和乌柏也分别回了房间。

 

凌晨四点左右,雨又开始下了,并且越下越大,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乌柏被一个惊雷吓得心惊肉跳,挠挠头看看窗外。同时被吓到的还有白妙,陌生的床让她整夜难眠,才昏昏的睡下,又被吓醒。轮锋和弥西睡得像死猪一样,完全没有被环境影响。流苏靠在自己的床上,黑漆漆的抽着烟。


天亮了些许,时间到了六点。白妙从房间里出来,到洗漱室里洗脸。此时乌柏也走出房间,“睡得不好吧?”乌柏说道。


“嗯……”白妙走出来,用紫锦准备的毛巾擦了擦脸,“你呢?”


“差不多。”


“我睡得还不错。”轮锋走过来,“什么时候吃早饭?”


“到楼下看看吧。”乌柏说着,向楼梯走去。


“对了,你们看见贝露那了吗?她连床都收拾好了,应该早就起了。”轮锋问道。


“没有啊,你看见了吗?”


“没有。”


乌柏看看窗外,大雨持续下着,阵阵冷风从一扇原本虚掩的窗户往里灌,打得窗户一开一合,来回作响。
“你看外面,叶子落了好多。”乌柏顺手关上窗户。


“是啊……”白妙也跟着看看窗外,“等等,那个是……”


乌柏和轮锋顺着白妙手指的方向向一层悬棺旁边张望。大雨击打着地面溅起阵阵的泥泞。泥泞之中有一个模糊的人影横躺在地上,殷殷黑红在人影旁边蔓延。


“贝……贝露那……”轮锋结结巴巴的吐出几个字。


乌柏三步并两部的跑下楼,冲出大厅,站在大门外的楼梯上,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轮锋和白妙也紧跟着跑到他身后。


只见贝露那横躺在距离大门十米的地方,面孔扭曲,双眉间有一个黑洞洞的弹孔,雨水顺着脸庞的突起和那个恐怖的弹孔一条条流下,尸体已经变得苍白,毫无血色。


“啊……”白妙大叫出声,惊动了房子里的每一个人。

 

所有人都聚集到门前,眼前的一幕是所有人都震惊了。白妙差点晕倒,被紫锦扶到沙发上坐下,弥西呆呆的杵在门边上,脑子一片空白。比亚匆匆转身后“哇”的一声吐得满地都是。轮锋想要冲到贝露那身边去,却被流苏拉了回来。


 “谁都不能出去,这是犯罪现场!!”乌柏喊道,“我是警察!”


乌柏回头看看紫锦,又看看拉着轮锋的流苏,接着命令道:“紫锦,帮忙照顾一下比亚。白妙,把你的照相机借来用用。弥西,去打电话报警。流苏,帮我看着他们,不要让任何人踏出大门!”


乌柏仔细观察了现场:贝露那的尸体躺在那里,右手边是一把合着的雨伞,在她的尸体与大门之间的地方,落着一把手枪,这一切都在大雨和泥沙之中击打和冲刷着。


“混蛋!”乌柏骂道,“那么大的雨,什么都没留下!”


几分钟后,白妙踉踉跄跄的走回来把相机递给了乌柏,淋着雨,乌柏一步步的穿过泥泞走到贝露那的尸体旁边。尸体已经冰凉。应该死了几个小时了。


“电话打不通……可能是电话线坏了……”弥西放下电话,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雨中的白蓟花(下)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雨中的白蓟花(下)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潇彧咖啡·情感文集《生活未曾欺骗你》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