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不管到何时,还是在何地,还是潇彧咖啡醉香…

 
 
 

日志

 
 
关于我

潇彧,电子商务专家,青年专栏作家,互联网资深名人,知名影评人,oohDear钻饰礼物及集美汇联合创始人。 生于齐鲁,定居北京。12岁开始在《少年文艺》,《辽宁青年》,《啄木鸟》,《十月》,《译林》等发表文字,16岁任中学生杂志,某诗刊特约记者,迄今为止已在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广播,电视,企业等发表文字400余万。 潇彧以烘焙文字评论策划为乐,电子商务运营管理为生。 博客:http://blog.sina.com.cn/eric 微博:http://weibo.com/eric 微信:eric-papa

网易考拉推荐

雨中的白蓟花(上)  

2008-10-29 00:00:52|  分类: 潇彧咖啡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苏格兰的国花。因为花茎带刺,所以大多数的人会以为它是一种很难运用、整理的花,事实上,它是一种既能展现东方风格也能展现西洋风貌的好花咧!只是,要注意不要一次使用太多才好。

   大概很多人无法理解,为什麼同样的花,却有著差异那麼强列的花语吧? 以蓟而言,花语之一的「独立」、「严格」是多麼具正面意义呀!而它的另一个花语,却代表「厌世」与「复仇」这麼冷酷而可怕的字眼。但是,如果你知道它的茎上长满了尖刺的话,也就不难明白,为什麼它会被冠上「厌世」的花语了。相反的,也请您想想看,从前,被挪威军队攻陷的时候,苏格兰就是靠著这些尖刺,才得以死守呢!因此,「独立」也就成为很恰当的花语了……

——潇彧  题记

 

    柏点燃了嘴里叼着的香烟,顺手拿起了副驾驶座上的雨伞,抖了抖,然后下了车。虽然刚刚傍晚,不过天全被厚厚的云彩挡着,天色暗了许多,不时的,还会有一声闷雷,让人心惊肉跳。大雨急速的打在伞上、地上,发出的噼噼啪啪的响声令人从心里发寒。


   乌柏微微抬起头,望了望从伞下透露出来的房屋的部分。这座房子是西式的风格,看上去十分老旧,年久失修。而在他停车的庭院里,还散乱的停着五六辆车。


   乌柏熄灭了香烟,边敲着大门,边大声地喊道:“打扰了,能借宿一晚吗?”


   很快的,门就开了,温暖的灯光从门里倾斜了出来。开门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妇女,像是房子的主人。

 

   “您请进吧!”


   乌柏微笑着打着招呼,顺势走进大厅。

 

   “哎呀,又是个男的呀!”大厅里或站或坐的已经有五个人了。其中一个抱怨地说道,“男女的比例太悬殊了!”


   乌柏朝人群扫了一眼,共是三男两女,说话的是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认真打理过的头发根根直竖着,活像只刺猬,唇上还留着胡须。两个女人都坐在沙发上,另两个男人中衣着随便,不修边幅的一个站在长相成熟妩媚的长卷发女人的旁边;栗色头发,外表英俊的一个在悬棺前溜达。除了卷发的女人和那个男人,其他人表现得好像素不相识。


   “真是打扰你们了,不好意思!”乌柏礼貌的说道,完全不理会那个刺猬脑袋。


   “其实我们也是借宿的,还真是要感谢房子的主人了。”坐在沙放上的短发女孩说道,并且朝乌柏身后的主人笑了笑。

 
   “不过说起来,好像院子里刚刚还有辆车上有个黑色长发的,应该是女人……”


   “我不是女人,”此时,悬棺里传来了一个声音,“不是所有长发的人都是女人。”一个披着长发的人进了门,双手摆弄着雨伞,然后小心的放在了伞架上。


   “让你失望了,我可又是个男人啊!”说着这人瞟了一眼刺猬头,然后浅浅的笑了笑。刺猬头则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


   乌柏看着这两个人,心里想:他们应该原先就认识,两个怪人……


   “既然大家都要住在这里,不如做个介绍,互相认识认识,见了面也不会太别扭。”乌柏提议,“我叫……”


   沙发旁的男人立刻打断了他:“有这个必要吗?反正就住一个晚上,明天就各奔东西了。”


   “我想还是有那个必要,恐怕咱们不仅仅要住一个晚上了。”长发男人说道。


    “什么意思?”


   “这里只有一条路,路南端的隧道下午就坍塌了,而北面刚刚也被泥石流冲断了。我想在雨停之前是不会开始维修了。”


   “什么!!”所有人都惊讶道,“那就是说我们要住到路修好了?”


   那人笑了笑:“当然是了……哈哈!”

 

   “好了,那我做自我介绍了,我叫乌柏,因为雨太大天也晚了,所以就来借住了。”


   “接着我来,我叫流苏,借住原因同上。”长发男人说道,并朝着刺猬头瞟了一眼。


   “我叫白妙,是来山上采景拍照的。我是个实习摄影师。”沙发上的短发女孩说。


   “哦,你一个人来一座荒山上采景?”乌柏问道。


   白妙尴尬的笑着回答道:“本来应该有朋友陪着的,不过她们有事来不了,而照片又急着要交,不过现在看来是交不了了。”


   “……我们是出门旅行的,没想到困在这山里,运气真差……我叫轮锋,她叫贝露那。”沙发旁的男人说着指了指长卷发女人。


   “我叫弥西,是走错了路到这里的,看来也回不去了。”刺猬头说,“喂,只剩你了!”


   “啊,”栗发男人愣了愣,“我叫比亚,只是路过。”


   主人端来茶水,说道:“既然大家都认识了,那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紫锦,是这座房子的主人,不过我最近才来住,算你们好运了。”

 

   晚上,大雨倾盆的下着。紫锦把大家带到三层的客房。除了贝露那和轮锋,紫锦分给每个人一个房间。


   晚餐时分,大家互相也熟悉了许多。


   “吃完饭大家一起玩牌吧!”乌柏提议道。


   “好啊好啊,我们可以打通宵!”轮锋接着说,然后看了看贝露那,但是贝露那反应很冷淡,“你们玩吧,我想早点睡了。”


   “那么,就我们几个玩吧,没有人拒绝了吧?”乌柏问道。白妙微笑着点点头,跟着比亚也点头同意了,弥亚自然答应,流苏也没有拒绝。


   饭后,白妙帮助紫锦收拾东西,贝露那和轮锋不知道到哪里散步去了。


   乌柏正打算到走廊里抽一支烟,他走到二层后门的走廊拐角边,却听见隐隐约约有人谈话的声音。


   “你到这里做什么?”


   “那你认为我会做什么?”


   “没有事的地方你会出现吗?”


   “只是顺路而已。”


    “怎么可能?”

 

   是流苏和弥西,乌柏想着。


   “哼!”乌柏假装咳嗽了一声,然后走了出来,“你们也在这啊?”


   弥西看了看乌柏,转身从另一边走了。


   流苏总是似笑非笑的表情,仿佛什么事都不在意,留了一头长发。哪方面都让乌柏看不惯,别扭极了。


   “你是什么职业,流苏?”


   “我嘛,算是个自由撰稿人吧。那么你呢?”


   “暂时保密。”乌柏说完,点燃了一支烟,沿着弥西走的方向也走掉了。刚到楼下,乌柏就看见了匆匆走过的贝露那,随后是抖着伞湿淋淋的轮锋。


   “怎么了,正么大的雨还出去……”


   “还不是贝露那,非说要去散步,大雷雨天的,我陪她去了树林。”轮锋抱怨道。


   “哈哈,看来你追她追得不容易哦。”


   “别看她显得成熟冷静的,有时像极了小孩子。不过我们这次……算了算了。”轮锋无可奈何的说。

 

   八点钟左右,人们大都聚集在了二层的小客厅里。乌柏站在门边的脚柜打着电话,“嗯……嗯……这么办吧……还有呢……”的回应着,不时用眼睛瞟过房间,看看大家。流苏洗着牌,召集着大家坐下来。紫锦在一旁给壁炉中添柴火,虽然才是夏秋交际,但大雨使得温度骤降。紫锦只好给每个房间生起炉火。此时轮锋也走了进来,头发还是湿湿的,显然刚刚洗过澡。


   “贝露那呢,果然不来玩吗?”乌柏挂好电话,问道。


   “嗯,已经回房间睡了。”说完,轮锋也坐了下来。(未完/待续)

 

    雨中的白蓟花(下)

雨中的白蓟花(上)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雨中的白蓟花(上)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潇彧咖啡·情感文集《生活未曾欺骗你》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