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不管到何时,还是在何地,还是潇彧咖啡醉香…

 
 
 

日志

 
 
关于我

潇彧,电子商务专家,青年专栏作家,互联网资深名人,知名影评人,oohDear钻饰礼物及集美汇联合创始人。 生于齐鲁,定居北京。12岁开始在《少年文艺》,《辽宁青年》,《啄木鸟》,《十月》,《译林》等发表文字,16岁任中学生杂志,某诗刊特约记者,迄今为止已在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广播,电视,企业等发表文字400余万。 潇彧以烘焙文字评论策划为乐,电子商务运营管理为生。 博客:http://blog.sina.com.cn/eric 微博:http://weibo.com/eric 微信:eric-papa

网易考拉推荐

爱的谎言(小小说)  

2008-06-02 00:03:21|  分类: 潇彧爱情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的谎言:瞒着你我睡了

                                                                                   文字/潇彧  
   京的夜空飘着零星的雨点,三四级的风飘浮着被灰尘渲染得乌烟瘴气的泥土味道,我赶紧跑进了那辆恰到好处到站的624公交车上,除了司机算上我只有7个人,爱的谎言在这公交车上越来越被修饰的天衣无缝,无与伦比的夜也只有北京才会有。


   五月北京的深夜有点凉,加上沙尘天气,我穿的有点少,22:30分走下公交车给你发信息的那一刻,你说你已经睡了!我才觉得北京的夜色有点凄凉,才知道谎言有多么的淡薄与悲哀,我的心顿时跟着受了伤。十字路口的马路边只有性用具专卖店和洗浴中心的灯还亮着,我呆呆的换乘了出租车,占据着我思想的依旧是那个女孩的声音。

 爱的谎言(小小说)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亲爱的,我睡了,祝你好梦!”欣瑶几乎每天都会给我电话或者短信,那稚嫩凄美悦耳动听的声音,甜甜地温暖着我的耳朵。我也有很多话要给她说, 虽然不敢妄言本人大智若愚,但天生“愚笨无知”这个词并不适合我,但是每每想给她说“我想你”的时候“傻呆式”的我倒更像个孩子,依偎在她怀里,感觉到了一种无言的幸福。她说:“我要你一辈子都不离开我!”我微笑着说:“我会的,永远陪在你身边!”


   然而自视聪颖过人的我却屡屡被她的谎言所蛊惑,几乎变得愚不可及,她爱上了一个叫猪的男人,更可怕的是猪的妻子已经怀孕6个多月了。后来听上海的朋友告诉我,猪有一个珠宝行业总监的背景,在上海能同时爱上四个女人,而欣瑶只是她抚平异域的一扇门窗,可以漫无边际的聊着“我想你,好想、好想你……”那种让人发嗲无聊的话题。我不知道该如何给欣瑶说,更不知道在她心里能否接受这样一个打击。她幻想着爱意,憧憬着爱的美丽与未来,被上海发嗲的小男人给糟践了。在我面前,欣瑶有时更像个孩子,用手抓起我脸上没有刮干净的胡子渣的时候就撒娇,我说她有虐待证,她会心的笑了。


   欣瑶说她很爱我,但是我隐隐的感觉到她更爱猪,因为猪给他很多的想象和上海小男人的白净和斯文。我怕我有一天真的死了对不起她,我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对她说,我怕我走得时候,她还蒙在鼓里,无法兑现我们曾经的海誓山盟——那爱的誓言。


   我深深的爱上了欣瑶,我爱她太可怜,从小被奶奶爸爸收养,到现在都没有见过妈妈是什么样子;我深深的爱上了欣瑶,我爱她太需要帮助,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连衣服都不会很好的搭配。我每天都会为她着想,可是她的心里却依然幻想着别的男人,我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考虑之后,我最终做出决定:向欣瑶提出了分手。只有这样,我才能从心里去爱着欣瑶。


   那一夜,欣瑶告诉了关于她的一切,我抱着她在长安街旁的中山公园座椅上一夜没有合眼。当太阳微微探出了头的时候,我才送她回家。她需要我,我更不能离开她。但是她的个性是太没有主见了,好坏不分,善恶不分,在她眼里每个人都是好人,在她眼里天底下就没有坏人,以她这样的个性和对我的感情是绝对不能离开我的,我必须帮助她。


   我给欣瑶说,除了我妈妈,她是我最值得真爱和关心的女人。她哭了,昏暗的路灯下,她不停的擦着眼泪,似乎她的个性和对我的感情是绝对不会离开的那样。


   欣瑶告诉我,我们不能有爱,她说有爱的人不能一辈子长久。她说我们做朋友最合适,只有做朋友才能一辈子长久下去。我可怜的欣瑶,在她人生观和价值观里爱情变得不再重要,她爱上我是爱上我的那种感觉,跟我在一起无话不说,她会更快乐。我想她爱上那个猪也只是那种感觉罢了,那种大猪爱上小猪,大猪说没有小猪说有的感觉罢了!仅此而已,良心和道德不允许欣瑶爱上一个即将做爸爸的上海发嗲小男人。


   我问她我和猪你更爱谁的时候,她无言了,在她心灵深处,爱情的幻觉和我真爱的付出,她还是活在了幻想的世界里,这让我很伤心,也很失望。我们的爱很痛苦,只有做朋友的时候或许能减轻这种爱的痛苦。


   “亲爱的,我睡了,晚安!”她瞒着我说睡觉了,其实我的知觉已经告诉我,她又在风靡的网络聊天了,在她的精神世界里,网络聊天永远是个好东西,在那里她可以得到精神的满足和未来生活的憧憬。


 

   我知道她又在撒谎了,而且不止一次的撒谎。她并不会游泳,但当我揭穿的她的时候,她果然还在网上潜水逍遥。她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她以为网络就可以将美丽的谎言永远进行下去。欣瑶真是太自私了,我时时刻刻为她着想,但她却时时刻刻在网络另一段幻想着那个见异思迁男人的爱情。面对欣瑶的执着与固执,我不想给她说得太多。偶尔安慰她几句,她哪里知道,在电话的那一端,我的心彻底被她击碎了。


   我反反复复的问她:“你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要撒谎……”的时候,她说:“你疯了,疯了!”


   那一夜我没有睡,我的心在滴血,后来我有气无力给她说:“再见吧……”


   最后我依然诘责她:“你为什么要撒谎,我最恨不诚实,撒谎的人!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撒谎呢?……”


   她回了我一句:“你一生就没有撒过谎吗?我唯一的特长就是撒谎,以一副极端虚伪漂亮的脸蛋来游戏人生那些色迷迷的男人,终于良心发现我再也不忍心欺骗你的时候,只好给你说声再见,让你离开我,瞒着你说亲爱的我睡了,难道不可以啊!”


   我先是一愣,后来我什么也没有说就躺在了床上没有再说话。


   从那一整天我就再也没有理她了,直到晚上我问她在干吗,她说在发呆。这是她这些年来最习惯的动作,从我认识她的时候我就知道她的目光里时常有那种呆滞和忧郁,她的开心似乎总是短暂的。


   突然想起零点乐队的老歌《爱的谎言》:


   你曾说过会让我不再寂寞/你曾说过会让我永远快乐/

   我也曾为你改变过自我/我也曾为了你付出太多太多/

   我以为我 我以为我永远快乐/我以为我 我以为我不再寂寞 

   谁的对错 你会永远离开我/所有的誓言 现在已让我觉得难过 
   你的离去 让我真正看清自我/爱的承诺 已成了致命的诱惑 

   你不要说 别说会永远爱我/你不要说 离开我是你的错 
   你不要说 别说会在那里等我/我只要说 爱的谎言让我解脱 
   我以为我 我会永远快乐/我以为我 我会不再寂寞

 

   此情此景竟然如同我和欣瑶的经历一样,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首歌我曾听得发呆,再想想那些说天荒地老的爱情的人其实本身就是谎言,我们最常听到的“我爱你永远不变心,我爱你直到海枯石烂一万年、万万年”,“我会永远爱你”有没有做到?爱情已被我们琐碎的日常生活冲刷磨蚀掉,经历过我和欣瑶的爱情,回过头来再看“亲爱的,我睡了”这句话的时候,打死我都不再相信了。

 

   我说爱情与谎言共生。或许曾经领悟过的仅是谎言世界里的欺骗,还有许多我们不曾见识过的谎言像悬挂在北京天空浮尘那样随着空气流动,腾讯QQ随聊天和手机短信、温情的电话每天都在滋生着新的谎言蓬勃生长,如汶川的地震一样从一座城市毁掉过另一座城市,破坏着川北大地让人揪心。

 

   我从来不信有天长地久的爱情,更何况是这种幻觉。爱得再火烈终于也还是会像四川地震那样过去的。当初我和欣瑶的爱情或许早已不在,剩下的仅仅是一辈子朋友的份了!瞒着你我已睡去,谎言也有善意的。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谎言,世界恐怕塌了下来的不只是中国的汶川,至少塌了半边天,正因如此,谎言的存在是有原因的。所谓“存在即合理”。我和欣瑶的爱或许就是上苍给予的回馈。

 

   “亲爱的,我睡了,好梦!”爱的细节在生活的每天每时每刻每一个角落都在发生着,让爱情与谎言同在,让爱的谎言仍然长存于正在热恋中的和已经恋爱过了的人们当中吧,愿天下有情人的谎言都是美丽和善意的;愿天下人别仅仅为了一个美丽的谎言,而让你真爱的人悔恨一生;那段情那份爱让人能看清真假,拿得起、丢不下牵挂只会是尴尬,所以我情愿相信爱情的谎话,你给的诺言结成冰,炽热的感情却悄悄地在蒸发。亲爱的,看在朋友的份上,我睡了,真的睡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