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不管到何时,还是在何地,还是潇彧咖啡醉香…

 
 
 

日志

 
 
关于我

潇彧,电子商务专家,青年专栏作家,互联网资深名人,知名影评人,oohDear钻饰礼物及集美汇联合创始人。 生于齐鲁,定居北京。12岁开始在《少年文艺》,《辽宁青年》,《啄木鸟》,《十月》,《译林》等发表文字,16岁任中学生杂志,某诗刊特约记者,迄今为止已在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广播,电视,企业等发表文字400余万。 潇彧以烘焙文字评论策划为乐,电子商务运营管理为生。 博客:http://blog.sina.com.cn/eric 微博:http://weibo.com/eric 微信:eric-papa

网易考拉推荐

我把博客"脱光"了给你看  

2007-10-24 21:47:54|  分类: 潇彧咖啡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北/文  麦芽糖/编辑  潇彧/主编

 让博客空着吧

   登陆的文友网贴出了版主发布的关于即将停止注册免费博客的公告,于是立即手忙脚乱地注册了一个,也算占了个位子——博客是继Email、BBS、ICQ之后出现的第四种网络交流方式呀,俺这个喜欢写字的总不能太落伍吧?
   看着自己的首页,眉梢的喜悦漾了成波浪,接着波浪却凝固了——看文友们的博客首页一个比一个精彩,不知他们是怎样做成的,而我修来整去页面越改越糟,急得直叫版主——版主,发布公告怎么弄啊,版主,怎样才能链接上别人的网站网页啊……
   忙了三个晚上,首页有些模样了,邀文友参观,文友说,漂亮,但不是最漂亮的——怎么只有房间没有家具呢,你的日志呢?
哦,我差点误入歧途,自己何时变得喜欢花费时间做了表面文章啊——自恋真是心魔。
   生来就不能空着,要拣重要的事情做,不能被时间所欺骗,让博客空着去吧。


自由撰稿人

   自由撰稿人有了新名字:SOHU族、写手、码字工,现在又多了个“博客”。
如果某报每版都是新闻和广告,这份报纸你还订阅么?
   我最喜欢读副刊,我偏爱那些堪称为文章的文字,我总要在第一时间搜索到那些熟悉的作者的名字。比如素素、黄爱东西、丁立梅、叶倾城、雪小禅,比如莫小米、陈傻子、阿牛、余毛毛、感动、韩松落……我喜欢由他们截下的一个个活色生香的生活的画面和片段,自他们开始,我改变了阅读的习惯,喜欢上精短却非快餐的文字。
   我不认识他们,但喜欢与他们交流,喜欢天天在报纸和刊物上与他们见面。也许他们还不能称为作家,只是一流作者,高级写手,超级博客,但哪天他们在报刊上集体消失,我就此不再看报刊。
   如果你偶然记住了北北的名字,不要把我和福州的那位女专栏作家北北视为一人,我是苏州的北北,北北tians,北北wujian,北北博客。


我的文字在流浪

   经文友指点,我不幸在相关报纸上看到我的文字,但文章的署名不是我。
   这不是第一次了。先是吃惊,后哑然,继而释然。
   文抄公古来有之,全世界有之。稍理智的文抄公还能将文章改头换面,也算是一种加工型“劳动”吧,但怎么改,其文字的气味却是难改变的;有些不太聪明的文抄公干脆连文章题目和主角的名字都不换,真懒到骨子里了——懒汉下辈子肯定靠讨饭过活,因为这个世界有个规律:天道酬勤。
   不得已,将博客锁了密码,有朋友要看事先通气然后请朋友进“屋”。但锁不了公开发行的报刊啊——想想也是件“好”事,窃贼偷总要偷些值钱的东西吧,文章被人盯上了,说明被窃的文字尚可,文字写出来就是要传播要给人看的,那就让更多的人看吧,一定要挂着自己的虚名做什?
   叶倾城在网上看到自己的《崔莺莺和梦中情人》被录入别人编录的《女性的张爱玲》一书,因此去讨说法,反被窃取者笑为“小屁孩”、“欠揍”、“闲的”,真替她叫屈。
   都是网络惹的祸——网络原本是学习交流的好地方,但有的“博客”把别人的文字一复制,就落入他的果篮,然后挂自己的名字去发表,这种博客真厉害。


退稿的快乐

   退稿越来越少了,我反而有些不安起来。我是个在国内数十家报刊发过文字的“博客”,我怕因我文字的浅薄而伤害了读者。
   没有哪个“码字工”不喜欢自己的文字被排成铅字公开发表的。不是为了稿费和名气,而是为了那份喜悦,那份自以为重的成就感。文字被发表,就会有读者看,你的文字或多或少对别人的思想和生活发生影响,这非同小可。如果浅薄的我灌输给了别人浅薄的思想,我肯定是在“犯罪”。与其犯罪,不如自我禁闭——不能让读者浪费金钱、时间、信任在我讲述的那些浅薄的故事上啊。
   幸好有编辑老师把关。第一关是无应答,第二关是“不拟用,奉还”,第三关是“不适用,另处理”,第四关是“请修改”,第五关是“留用”……有一天,一家杂志来信说“不适用,但拟考虑为你开设专栏”,我涕泗长流。
   写字的人最吃不下别人的指点,哪知这就是“福缘”啊。有位现在已成为我知音的编辑老师曾经指点我说,你暂不要写,你先多看别人的文字。另一位编辑老师说,多观察,从细处写,不要贪大,细节往往最感人。还有一位老师说,写就是说,说得通顺,说得自然,说得优美。如果不是编辑老师们的不吝指点,恐怕至今我仍是自娱自乐四处漂流的书生。
   退稿与发表的快乐是等量的。
   生命与生活的每一份积累都不会白费。
   读者是上帝,编辑老师们则是天堂的守门人。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