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不管到何时,还是在何地,还是潇彧咖啡醉香…

 
 
 

日志

 
 
关于我

潇彧,电子商务专家,青年专栏作家,互联网资深名人,知名影评人,oohDear钻饰礼物及集美汇联合创始人。 生于齐鲁,定居北京。12岁开始在《少年文艺》,《辽宁青年》,《啄木鸟》,《十月》,《译林》等发表文字,16岁任中学生杂志,某诗刊特约记者,迄今为止已在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广播,电视,企业等发表文字400余万。 潇彧以烘焙文字评论策划为乐,电子商务运营管理为生。 博客:http://blog.sina.com.cn/eric 微博:http://weibo.com/eric 微信:eric-papa

网易考拉推荐

坐听音乐  

2007-10-22 22:32:24|  分类: 潇彧咖啡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坐听音乐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北北/文  麦芽糖/编辑  潇彧/主编
  说老一辈的音乐发烧友,他们的耳朵锐利灵敏到能分辨出那种掺杂在重金属背景音乐里打碎玻璃的声音。我着实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努力想象,捕捉,可实在不能触摸到那个金属与玻璃的境界——也许我道行尚浅,还没有得到“正果”吧。

  虽五音不全,但爱听,听多了慢慢悟出,其实听歌是必须准备好了心境的——落寞的、清高的、孤傲的、快意的、忧郁的、不带庭院外的噪音的……那些停顿时近乎断绝的音色,那些沙哑得让空气一时清亮与芬芳起来的颤音,那几乎漫溯到你心湖中心而反复浮沉的软软的水藻……于歌声中几欲沉睡的我倏尔张目,咦,我已身在何处?歌在何方,我在何方?

  二婆去世,那年我二十七岁,夜里在灵堂守夜,那是我第一次听到梵乐——峨眉山的尼姑们将"五祖念佛"的声音留在了薄如纸片的碟片里——声音里谁静心低眉,看着流水依依地带走落红与光阴;谁端坐云端,灰色的身影于歌音中如简朴而自在的鸟,随时恣意遁飞……舒缓而椎心,禅宗的音乐就这样与心跳合了节拍,融进血、肌肤与骨髓里。每每脑海里翻滚着这些梵唱,心总由此进入宁静。又找来"大悲咒"听,有笛子做背景,颇清朗,穿插了山水意境,没有悲意反若布施福音,亦丝毫没有现代音乐的烟火气。

  流行歌曲烧红了天空,可我反来复去只爱听老柴、邓丽君,还有那些至今仍青春勃发的奥斯卡电影插曲……呵,我喜欢它们不是因为它们流行,也许当初喜欢过它们的人们现在很多已改弦易辙喜欢了容祖儿李宇春们。人们宽容着商业与经济对心灵家园的侵略,而我宁愿固守一隅,作那始终敬畏的怀旧音乐的背景。

  为了玻璃去听,听到的只是耳朵;为了耳朵去听,听到的只是声音;只有在让心灵安谧时,你才可以邂逅到你自己后花园里的音乐,让它们与月光一起刻录于记忆的深色背景里。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