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不管到何时,还是在何地,还是潇彧咖啡醉香…

 
 
 

日志

 
 
关于我

潇彧,电子商务专家,青年专栏作家,互联网资深名人,知名影评人,oohDear钻饰礼物及集美汇联合创始人。 生于齐鲁,定居北京。12岁开始在《少年文艺》,《辽宁青年》,《啄木鸟》,《十月》,《译林》等发表文字,16岁任中学生杂志,某诗刊特约记者,迄今为止已在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广播,电视,企业等发表文字400余万。 潇彧以烘焙文字评论策划为乐,电子商务运营管理为生。 博客:http://blog.sina.com.cn/eric 微博:http://weibo.com/eric 微信:eric-papa

网易考拉推荐

过秦岭  

2007-10-17 20:35:49|  分类: 潇彧咖啡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潇彧/文
  几年前应朋友之约去九寨沟,从苏州乘坐上海去成都的1352次列车,踏上了40个小时的旅程。

  开封--洛阳--三门峡,旅途将近一半。洛阳是我以前旅游过的最西部的城市,洛阳往西的铁路沿线风景,于我是个陌生客。嵩山、熊耳山远远地在窗外匆匆晃过,我头勾着臂,注视着窗外山影越来越重,过了三门峡,沿线已少见河流溪水。

  潼关,陕西的西门户,多少诸侯王公据其山势之险抵挡了野心勃勃的中原英雄们。空中风声呜呜,夹杂着远古金戈铁马的撞击声、咆哮声。一道秦腔驭风而至,钻入心脾,钻入毛孔,于耳际挥之不去,声音从婉啭转至高昂处,仿佛晴空霹雳,欲惊醒听者浑噩的梦。霹雳里所有的喧哗戛然而止,而谛听的山民们仍身怀了与颂歌者一样的悲怆与壮烈。

  山势越来越险,仿佛每一座山都是华山。若论险,华山自然是五岳之首。而山之所以为山,也正是因其崇高峻险之故。也难怪东邪西毒他们选在华山论剑。高与险是一种境界,本领、胆魄、斗志贫乏者在高险的环境里自然被淘汰。高处是高士修炼之地,等闲人唯望其项背。不知历代帝王们祭山拜天如果是选在华山而不是泰山,会有多少选择弃权,而江山就在那些胆怯软弱的君王手中坍塌。

  秦岭就在眼前!

  曾经以为秦岭只是"岭",但此刻你必须仰望,高高地仰望,不管是近峰,还是远岱。你看到的山壁都似乎被天神的巨掌切开般嶙峋陡峭,列车紧缩着身体在秦岭神经末梢紧密的缝隙间急急穿行,准备早点逃脱险峻的路径。山峰倒悬着,似乎随时会从头顶从云间飞落下来,而又被另一座山的手掌托起。大片的云被山峰割破,欲包裹山峦的云影成了秦岭的山岚。山根相连,山影相依,山仍然是山,只是紧贴着你,紧握了你,用它的沉默冷峻与你的热血、鼻息相依相存。

  在宽厚而雄伟的秦岭面前,我除了惊悚除了顶礼膜拜除了紧屏呼吸还有什么表情?佩服了护送唐僧去西天取经的孙大圣,若有他那身本事那份胆量,我也可以在秦岭面前作不屑状了。

  咸阳、扶凤、岐山,隧道明显多了起来,直至一个接一个,列车仿佛一条巨莽钻入山腹,潜入地心,笨拙地扭着身躯游动。在山腹呼吸,在山腹听着火车黑暗中的喘息,空气浑浊而稀薄。想起一次夜间从太仓浏河坐敞蓬船去崇明,天上星光微弱,水天一色,水涌上天,包裹了一切,苍茫的水云间,人的力量是那么渺小,生命脆弱得不堪一击——大自然才是真正的神明啊。而人在黑暗漫长的隧道中,却是另一种心态,那就是默默忍耐,坚持,直至心底暗暗升腾着重见光明的期望与乍现的天地的光芒融合在一起。

  车在凤翔多停留几分钟。我与同车厢的几位旅客一起跳下车,呼吸着秦岭的空气。车站在山的包围中,抬头是山,低头也是山。对着群山吆喝,很久才听到回音。回音虽然慢,却响荡了许久,有了几分秦腔的绵长、洪亮。

  过秦岭不是简单的身体的旅行,不然,我怎么至今灵魂都在秦腔里震颤,在山峦叠嶂、苍绿欲滴的梦境中穿行?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