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不管到何时,还是在何地,还是潇彧咖啡醉香…

 
 
 

日志

 
 
关于我

潇彧,电子商务专家,青年专栏作家,互联网资深名人,知名影评人,oohDear钻饰礼物及集美汇联合创始人。 生于齐鲁,定居北京。12岁开始在《少年文艺》,《辽宁青年》,《啄木鸟》,《十月》,《译林》等发表文字,16岁任中学生杂志,某诗刊特约记者,迄今为止已在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广播,电视,企业等发表文字400余万。 潇彧以烘焙文字评论策划为乐,电子商务运营管理为生。 博客:http://blog.sina.com.cn/eric 微博:http://weibo.com/eric 微信:eric-papa

网易考拉推荐

布莱德·安德森:我比以前更专注音乐  

2007-08-30 06:50:56|  分类: 潇彧娱乐聚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莱德·安德森:我比以前更专注音乐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新京报/来源  麦芽糖/编辑   潇彧/主编

 北京流行音乐节下周末上演,前山羊皮主唱二度来京

     ■记者手记

  年的北京流行音乐节云集了九寸钉、马奇·雷蒙,纽约娃娃等海外知名摇滚艺人。但其中最为北京歌迷熟悉,还属前山羊皮(Suede)乐队主唱布莱德·安德森(BrettAnderson)。

  2003年农历大年初四,布莱德·安德森带着即将解散的山羊皮乐队在北京举办了一场演唱会。虽然因为时逢寒假和春节,票房惨淡,但那场演唱会仍然成了众多乐迷津津乐道的一桩盛事。

  Suede来北京成为一个标志和转折点,4年过去了,山羊皮解散了,布莱德·安德森又来了。在这期间,滚石、罗格·沃特斯、音速青年、placebo等越来越多的大牌艺人已经陆续在中国完成了他们的首场秀,而越来越多音乐节也开始尝试将更多传说中的名字带到乐迷们的身边。

  从山羊皮乐队单飞后,布莱德·安德森组建了新的乐队“泪痕”(TheTears)。今年,他的首张个人同名大碟问世,安德森开始了新一轮的全球巡演。尽管男人四十,但这个曾经以“病态的妖艳和嚣张的凄美”闻名世界的伦敦男人仍是值得期待的。

布莱德·安德森:我比以前更专注音乐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专辑中的《LoveIsDead》也作为单曲发行过。

布莱德·安德森:我比以前更专注音乐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伦敦演出原声乐器现场双live唱片。

布莱德·安德森:我比以前更专注音乐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第一张同名个人专辑。

  1 个人专辑

  老歌迷会有些不适应

  新京报:你的歌迷终于等到你的第一张个人专辑了,有些人表示了小失望。能用语言向我们形容一下,这张专辑到底是怎样的?还有很多人对它并不熟悉。

  安德森:这张专辑收录了11首很好的作品。都很专注于歌曲的创作及其音乐性。整张专辑缓慢,忧伤,沉思。也许对于我们的老歌迷来说,它会让你觉得有些不适应(笑)。

  新京报:如果要选一首新专辑中的作品作为你的主打,你会挑哪一首?

  安德森:《LoveIsDead》,毫无疑问,因为它是这张专辑里面的第一首歌,同时也作为单曲发行。

  新京报:今年你还发行了一张EP《Backtoyou》,这是很好听的一首歌,为什么这次没有把这首歌收入到你的同名专辑里?

  安德森:《Backtoyou》是我为另外一支乐队(Pleasure)所创作的歌曲,我个人觉得它真的是一首不错的歌曲,所以我决定做一个我的个人版本,这首歌真的应该收录在我的专辑里面,但最后没有这样做,现在我有些后悔了(笑)。

  新京报:是什么激发你创作这首歌(《Backtoyou》)?

  安德森:是什么激发我?我也不清楚,这首歌是想让自己远离一些人,永远不想再看到他们(笑)。它是一首有点疯狂的小作品,这首歌的背后有激动和浪漫,但其实如果你仔细品味,会发现那是一首“邪恶”的歌。

  新京报:有的歌迷说你的新专辑需要一些时间来听进去,你同意吗?

  安德森:我很难从别人的角度去了解其他人怎么来听这张专辑。我只是去制作一张完全属于我个人的专辑。但有一点我要说的就是,这张专辑中有很多绝望的味道,你听得越多那种绝望的气息就越明显,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肯定这不是给喜欢《Beautifulones》的人的一张专辑,它们是不同的感觉,对音乐不同的诠释。

  2 重组山羊皮

  没有任何这种计划

  新京报:今年夏天你有没有在音乐节上演出?

  安德森:有,很多不错的音乐节,拉斐尔德的音乐节就让人非常激动。

  新京报:我听说在格拉斯通伯里(Glastonbury)音乐节期间下了大雨?

  安德森:是的,上几周英国的天气不太好,不过在最近的几天太阳终于出来了,天气非常棒,英国的天气和女人的脾气一样。

  新京报:今年又有不少老牌乐队重组了,像TheWho,ThePolice,RageagainstTheMachine和SmashingPumpkins,那么Suede有没有重组的可能?我想这也是中国的乐迷所关注的。

  安德森:我没有任何计划重组Suede,那已经是过去时了。

  新京报:那你现在还在以TheTears的名义创作任何音乐吗?

  安德森:没有,TheTears只是我的一部分,我还有很多其他的部分。

  新京报:今年你到了男人四十的大关,年龄对你的音乐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安德森:我实在不知道……这可能是对别人的分析吧,我想每个人都和他实际的年龄不一致,每个人在内心深处都有可能是17岁或者70岁。随着年龄的增长,你获得经验,更加成熟地去对待事物。我现在比以往的一段时间能更加专注地对待音乐。

  新京报:最近都在听什么音乐?

  安德森:很多的新东西,最近我在听一支叫Midlake的乐队,还有其他的像Jazz、Classical、Indie。

  3  北京之行

  甚至记得几张激动的脸

  新京报:你最近在伦敦演出了一场原声乐器的现场,还出了这场的双live唱片。这场演出现场效果如何?

  安德森:是的,那是我在伦敦UnionChapell的一场演出,是我最喜欢的一场了,很喜欢!我想我以后会有更多这样的演出。

  新京报:那你会不会在北京流行音乐节上演奏这样原声乐器的歌曲?

  安德森:也许吧,我可能会演一两首,不过你知道这是音乐节,很明显这是不同的情绪,所以我也许就表演一首(这样的歌)。

  新京报:你对于即将来参加的北京流行音乐节了解多少?

  安德森:其实他们(北京流行音乐节的主办方)很早就和我有过接触,而且我们的关系也不错,但是一直缺乏适合的时机。这次我想(时机)成熟了。我知道IanBrown(参与了2005年的活动),Placebo和Supergrass(参与了2006年的演出)都在这里演唱过。

  新京报:我听说你可能会表演Suede时期的作品?

  安德森:也许吧,我还没有看演出曲目表,所以我不会太去听别人说什么。我还没有决定,也许我只演新的曲目,我的每场演出都没有太固定的曲目列表。

  新京报:上一次来北京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

  安德森:北京是个很大的城市,上次来得比较匆忙。但这次我也还不太清楚行程,可能演出完就会离开,也可能感受一下北京的魅力。

  新京报:这里有很多你的乐迷,我们北京见。

  安德森:上次的北京之行让我对中国(的音乐)有了些认识,我甚至能清楚地记得几张激动的脸孔,这次我希望再见到他们,还有,给他们献上精彩的演出。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