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不管到何时,还是在何地,还是潇彧咖啡醉香…

 
 
 

日志

 
 
关于我

潇彧,电子商务专家,青年专栏作家,互联网资深名人,知名影评人,oohDear钻饰礼物及集美汇联合创始人。 生于齐鲁,定居北京。12岁开始在《少年文艺》,《辽宁青年》,《啄木鸟》,《十月》,《译林》等发表文字,16岁任中学生杂志,某诗刊特约记者,迄今为止已在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广播,电视,企业等发表文字400余万。 潇彧以烘焙文字评论策划为乐,电子商务运营管理为生。 博客:http://blog.sina.com.cn/eric 微博:http://weibo.com/eric 微信:eric-papa

网易考拉推荐

网络情缘:《别离》话中话  

2006-05-26 10:03:54|  分类: 潇彧爱情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潇彧/文
   月好似真的很无情,把许多美丽的人和往事带到遥远的过去/在虚幻的网络中  你我却近乎真实的说着自己的故事/我知道  任凭怎样的呼唤,往事不再回来/让我走出回忆的栅栏/去寻找一份失落的履痕…… 
    我以为我真的什么都可以忘记/我以为你真的像我一样喜欢不经意/但  转眼间/在岁月无痕  却记忆深刻中/田园荒芜  井已枯/请原谅  朋友  请原谅/这是我的疏忽。 
    一首《别离》只能是我此时此刻的心境/她不能代替永久/更不能挽留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朋友  是一坛老酒/放的越长久就越香醇/忧伤时  你抚慰我的心/欢乐时  你激情为我助兴…… 
 
                           别    离 
                我是轻轻悄悄地撑起风帆 
                像是水面上浮起一个巨浪 
                我又轻轻悄悄地启程远行 
                像枫林中吹起的一阵清风 
 
 
                你爱想起我那就想起我吧 
                像想起一只飞翔着的海鸥 
                你爱忘了我那就忘了我吧 
                像忘了一件春天梦的衣裳 
 
                   创作于1988.12.18
     
    此刻,再次吟起唐代诗人李商隐的《无题》: “相见时难别也难,东风无力白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让我有一种悲悲惨惨凄凄凉凉地感觉。读着你的心事,我的思维突然跳到我依稀写过这么一句诗:读着你的孤独/这是我的牵挂/别牵挂回家的人/就算我不在乎。 
    你走了,带着一种只有你自己更能感悟和领会的心境走了;而我还在莫名其妙的想着一个别离的原因——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借口。 
    其实,凡事哪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啊!如果按照这种条框做一个按步就班的人,那岂不是属于人类四种类型(和蔼型,分析型、支配型与表达型)中的支配型?支配型的人只能是那种大手一挥,不动脑筋,局限于权威、地位、条框与格式中开空头支票的那类人,而我不是那类人,通过专家对我的测试,我属于那种最真实、最友好的和蔼型的人。真实不好吗?和蔼不好吗? 
    网络规则是什么?网络有规则吗?没有。如果说是网络派的高手们制定了一个规则,让所有上网的人来执行这个规则,那么这简直是一种郁闷的行经。 
    那类人也一定是一类支配型的人做着支配性的事来支配着另一类支配型的人。 
    网络是没有什么规则的。网络是人类的载体,人类是网络的主题。网络改变了人类,但主宰网络的是人;换句话说是人类主宰了网络,而不是网络主宰了人类。我只所以由感而发,也并不是想以《别离》做文章,而是针对网友的《朋友,我走了》做一个《别离》话中话。 
    于是,我写下了上面的文字,仅此而已。 


 
                        朋友,我走了 
    一个微雨的下午,我终于不得不需要静下来,重新面对自己的情感。真是有点儿荒谬,我既然要为一个没见过面甚至是虚幻的人来调整自己的情绪。 
    第一次走近你是在盛夏,那时候刚上网不久,抱着确信能把网络与现实界限划清的心态,小心奕奕地探出了稚嫩的触觉,感受着兴奋与新奇。已不记得当初与你聊了些什么,只记得聊得很开心,依稀间唯一记住的是一名句话:彧——很有文采的意思。就这样把一个陌生的你纳入了好友的行列,纵然从你提供的资料上看你其貌不扬且有点儿憨。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迅速的熟络起来,虽不是海阔天空天南地北的神侃,但也算是聊得投机。渐渐地知道了你的职业、你的一些往事、你的一些喜好。(不想去考证,只在心中心安理得地相信,就算事实相反又如何),也知道了你的身边有着太多的朋友和你的浙江情结。就这样,你渐渐地如此地贴近了我。 
    第一次不愉快是在一个中午,早已习惯了相互间默契交流的我在那一天感觉了你的异样,在一番你讥我损后,我有点儿恼,不知是不是当天工作有些不顺心,还是那时的你让我心烦,我知道我们的友谊开始出现了裂痕,小小的,几乎难以察觉。尽管你后来解释说那是有人用了你的号,可我知道再难以消除心中的那一抹陌生而我却不想去面对。 
    我们继续在网上交流着自己的点点滴滴,有些乏味但却是真实,你时不时地向我传送着一些似诗非诗,或谐趣,或睿智,或温馨的话,我也回应着一些莫名的语句。不可否认,你属于那种有内涵的男孩,我知道你不是那种拜伦所说的因为他的一瞥会使女人神魂颠倒的男人,你更像一杯酽酽的茶,初品有点儿苦,但却回味无穷。多次的交流,让我感到了我们之间竟然有着如此的一致,我不知道我在你的心中占着什么样的位置,可你在我心中渐渐清晰起来。 
    世上的任何事物,只要是太在乎,就会成为一种负担,成为一种昂贵的得到或付予,负重的心灵也就不再是自由自在的云了。正因为如此,我是抱着一种旁观者的心态走进网络的,希望在享受网络的同样,把自己保护得好好的。然而现在我悟出错在哪里了,我没能把握住网络与现实的界限,我的现实生活已经受到影响。每天一有空就窜上网与人聊天,心情也随着起起落落。我承认我很理智,但并不代表我没有情感,潜移默化下,我不知不觉走进了自己一手捣腾的坑,弄得一脚的烂泥,不由得泛起了一种恐慌——那种想逃又欲罢不能的矛盾会让我的思维有些神经质,我不想有这么一天。 
    我没有陷得太深,之所以想让你从我的网络中隐去,是因为害怕。也许你难以相信,可事实就这么简单,我怕所以想退出。我喜欢拥有属于自己的天空,了然于一切事物的发展。我不想让我的生活处于一种难以掌握的境地。我不知道今次是不是伤了你,这只不过是一种契机,我知道是该我从你的世界中退出的时候了,至少我会保持有一个完美的你。 
    可事情的发展就是那么的出人意外,你的不解,你的质问,竟然让我无从招架,我不知该向你说些什么,向来知道自己要什么的我终于无措了。我只有逃跑,带着一身的慌乱。天知道,我竟然会为一份友情而落荒而逃,只是怕无法承受而已。一次次地对自己说没关系,没关系,可是所有的言辞显得那么的苍白,我是不是活得累?可能吧,不过,不这样,我想我会更累的。 
    你最终还是理解了我,我很开心,不管你最后如何看我,我想那不重要了。也许我会在网上继续疯下去,还会与各种各样的人交流,但所有的故事都不会发展为真实,在适当的时候,我想我还是会走的。我的原则决定的我在网上是属于飘流的云,有些真实却难以把握。 
    朋友,我走了。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