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不管到何时,还是在何地,还是潇彧咖啡醉香…

 
 
 

日志

 
 
关于我

潇彧,电子商务专家,青年专栏作家,互联网资深名人,知名影评人,oohDear钻饰礼物及集美汇联合创始人。 生于齐鲁,定居北京。12岁开始在《少年文艺》,《辽宁青年》,《啄木鸟》,《十月》,《译林》等发表文字,16岁任中学生杂志,某诗刊特约记者,迄今为止已在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广播,电视,企业等发表文字400余万。 潇彧以烘焙文字评论策划为乐,电子商务运营管理为生。 博客:http://blog.sina.com.cn/eric 微博:http://weibo.com/eric 微信:eric-papa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2006-03-31 09:49:43|  分类: 潇彧娱乐聚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潇彧/策划整理 师妹/文
  月,春天花会开。四月,又见四月。又见张国荣。3年前那个愚人节,张国荣去世的日子。在莫名非典瘟疫流行的恐怖气氛中,他选择“4·1”这一天离尘而去。愚人节之死,恰恰表达了上苍对人命运的捉弄。哥哥虽然用一个风华绝代者的死来愚弄生还者,让活着的人在惨烈和悲恸中一声叹息!但是他却在最美的那一刻像水仙花开那样瞬间凋落,给世人留下的却是他的凄美,他的最美……
  我顺手翻开曾经写过的那些日记,我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那一天,我在宣武门,很热闹的街市。虽然迎春花开了,还是落着叶子,好像上一个秋天。我穿着厚毛衣,走过报亭,突然看到了他。大街上,人来人往。上班日的喧嚣,哗哗的被拨到了脑后,那些市声仿佛沉淀着的,自远远的未知的地方来。那一刻,我只看见他,在报纸上,在不知是否存在的冥冥中遇见了他。
  张国荣。我一度最喜欢的歌手演员……和一个普通的男人。就在那一天,在本来要跟别人开开玩笑乐一把的愚人节,永远的消失了,从此再无音讯。
  之后,在我的日记里,有了这样永远不会抹去的三天。
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2003年4月2日晴
  预备这一页空白给他,可又像有千言万语,仿佛马上可以将这填满。待到提笔,却发现,文字,再多的文字已不足以表述我的心情——哪怕千万分之一。
   张国荣。曾经我年少的偶像,那段青春时光的一个标志。现在他走了。我的记忆也缺掉了一块,再也补不回来了。
   尽管事实已在眼前,可是我还在心里不住的问:是他吗?怎么会是他?好像是面对我生命中的一个至亲的人。明明事已至此,却不敢相信,盼望着一线生机。我甚至想,是不是他找了个替身,自己独自隐居去了。这只是他留给人们的一个愚人节玩笑。如果是这样,该有多好。这类戏剧的情节,我希望是真的,只要他活着。

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不知道在求死前的那一刻,他在想什么。还是那张忧郁的脸,落寞的眼神,黯然的身影。他跳下去,一切归零。但却不能再从零开始。
  报纸上说,他可能因为一时气急而做了傻事。我想着一万个可能,在他跳下去之前,任何一个可能的转机,一个人,一件事,也许就可以救得了他。使他回头。
  可是,这一切都再无转机。他走了,永远的走了,我的大半个青春也随之而去。
  报道说,救护人员发现他时,他仍有知觉的。他眼睛微张,面容安详,静静的睡着。看到这里,我心里不住的抽痛。他那时在那里的……他最后看见香港的夜色,感觉到街面的冰凉,以及匆匆而过的路人,最后的一瞥。然后,他离开了。没人能抓的住他,把他拉回来。在场的,不在场的,男男女女,眼睁睁的看着他走了。这一走,便一去不回,再无归期。
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2003年4月5日阴转晴
   我发觉自己在他身上钻着牛角尖。在任何醒着的时候,我想着他,想着他为何要跳下去。就像面对一个亲人,当死亡来临的时候,不止是悲伤,而是不解,想不通,也不愿意想通。
   今天去图书馆待了一下午。在过刊室里,我去翻以前的那些影视杂志和这几天的报纸,专找他的章节。看着看着,眼里便酸涩了。此时的泪水来得正是时候,滋润了快干的隐形眼镜,也使眼前关于他的文字格外的触目惊心,他的照片如真人一般在我眼前。我仿佛看见他坐在我的对桌,眉头皱着,微微笑着。
   我座位这边,窗户外面是一座快竣工的楼房。我数到24层,想象他在那里的样子,止不住的心惊肉跳。真有天堂吗?那么他此刻就应该在那里,浅浅的笑着,嘴角还是那抹难掩的落寞。

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期待着在可能的来生,他依然会回来,回到我们的视线中。港报上说,有命理师算到他会在2046年投胎转世,尽管这听起来太过于港产娱乐化了,但我宁愿相信。我真的希望他可以重新回到这里。这样的一个人,不该只盛放一次。
   再听到《当爱已成往事》,仿佛听见他的遗言一般。那句“你就不要苦苦追问我的消息”,就像告别。原来,很久以前,他就已经跟我们说了再见。现在,他真的走了。
   以后的每个4月1日,于我都不再是愚人节。这一天,将不会再有玩笑捉弄和欢笑,因为他,我会把这一天当作永恒的清明,而不只是今天。我甚至幻想,假如从来就没有4月1日这个日子,是不是他就可以不离开?
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2003年4月8日晴
    今日出殡。凤凰卫视有直播。主持人是向来活泼异常的柯蓝和梁东,今日却是一脸凝重,言语哀戚。两人都红着眼眶,女生则几次当场流泪。张国荣,在他们心中也定然有着分量的。我们都有一样的悲伤。
    14:20,灵车驶出,我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灵车疾驰而过,带走了你,永远离开,再不回来。”时间在手机上定格:14:25,4月8日。这条短信,我会一直保存下去。
    今天我还看到了这几日的港报,印象最深的是昨日登的讣告。他的讣告。亲友一栏,排在首位的是那个姓唐的男人,前面的称谓是“挚爱”二字。我一时无语。很早以前,就常想,像他这样的男人,娶了谁爱了谁都是幸福的呀。谁知道,他爱的是他。我心中那个令人羡慕的女人,永远没有存在的可能了。他没有娶谁,自己却嫁给了别人。

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一向觉得生活中不太会有戏剧般的情节。只有他例外。
  电视上的直播,像做戏一样,有条不紊,仿佛是给定的剧本,一节一节的拍下来。张国荣人生的最后一幕,再无续集……

  前些日子,网上一直在流传:张国荣并没有死,张艺谋在某地与他约见,邀请他拍电影,周星池也想找他做《功夫2》的男主角。我知道这都不再是真的了,但冥冥中我似乎看到哥哥真的出现在人间了,莫非在梅艳芳真的死去之后,张国荣又一次还真的活过来了?
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怀念张国荣:四月,春天花会开 - 潇彧 -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评论这张
 
阅读(45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