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潇彧咖啡-幸福咖啡

不管到何时,还是在何地,还是潇彧咖啡醉香…

 
 
 

日志

 
 
关于我

潇彧,电子商务专家,青年专栏作家,互联网资深名人,知名影评人,oohDear钻饰礼物及集美汇联合创始人。 生于齐鲁,定居北京。12岁开始在《少年文艺》,《辽宁青年》,《啄木鸟》,《十月》,《译林》等发表文字,16岁任中学生杂志,某诗刊特约记者,迄今为止已在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广播,电视,企业等发表文字400余万。 潇彧以烘焙文字评论策划为乐,电子商务运营管理为生。 博客:http://blog.sina.com.cn/eric 微博:http://weibo.com/eric 微信:eric-papa

网易考拉推荐

做个“四不”男人,悠哉游哉  

2006-02-25 02:23:56|  分类: 潇彧咖啡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潇彧

  

   偶尔在被窝里看到一篇文章里说:“三不男人可以令女人即使在老了以后,仍然可以为年轻时的跌宕起伏而心潮澎湃”。文中提到时下流行的“三不”男人,即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男人,我突然像鬼迷心窍似的忍不住拍手叫绝,还真算得上言语精辟,为男人找到了知音代言人了!我很坦诚的讲,和我这种从来不承诺、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四不”男人比起来,还是少了点“不承诺”男人的味道,显然为“三不”男人大打折扣了。 
    
辗转翻侧、翻来覆去终不能眠,索性闭上了卧室的台灯,在漫漫黑夜中瞪大了双眼,诠释我这个“四不”男人的味道,私下窃喜了一通。说我不主动——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不拒绝——滔滔黄河水,涌者来者不拒;不负责——天亮以后说分手,不必再等候;不承诺——说好了不分手,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兴奋之至,心血来潮的我在床上不由的回忆起我的往事。借用李后主的那句“……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来形容现在的我真是恰如其分,再好不过了。我还是我,只是时过境迁,在玩世不恭中已经“色”胆包天,让女人投之一李,报之一桃了。 


           不主动——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想想毕业这10多年,自己也不再年轻,小资的生活似乎有点厌倦和趋于平淡了,突然在脑海中想起了我那个思想单纯而美丽的大学同桌欧阳美惠。美惠是那种很漂亮、很清纯的女孩子,像她的名字一样美丽善良、而又贤惠。她有着一张古典而又现代的脸庞,娇美的瓜子脸,白净的皮肤,细细的眉毛和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动感的睫毛,真是人见人爱。同时她又有着典型的北京女孩的性格:热情、开朗、活泼、可爱,还有一点点顽皮或者野蛮。 
 
   美惠是我同桌又是我喜欢的女生,和美惠在一起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似乎也没有怎么和她谈什么恋爱,她就顺理成章的倒在了我的怀抱里,她总是小鸟依人般的在我周围团团转。她总是给我叨叨个没完没了,说北京哪个商场打折了,她儿时的伙伴谁谁出国了,哪个同学总是盯着她看了,诸如此类男人并不关心的话题她总是在我面前絮叨个没完没了,以至于我总是摇头示威,表示不愿意听这些无聊的东西。 
   
 大学四年,我们在一起磨了四年的感情,虽然也和那些狂热的恋人一样搂搂又抱抱的,但是最后也没有走到一起,我太了解她了,以至于像了解自己一样。犹如赤裸裸的身体像别人展示一样,你的心灵也同样的赤裸裸被别人剥去了外衣,那还有什么意义和新鲜感呢?她总说我像姜太公钓鱼,不主动出击,她就像紧紧抓着我鱼钩的金鱼一样,我没有费任何力气,就把她给钓住了,她还说自己是愿者上钩吧!只是我没有把这条鱼好好的养起来。 
 
   分手是自然的,就像她自然而然的成为我的同桌一样,没有太多的理由也没有更好的解释。分手那天她在我怀里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好不夸张的说,真的眼泪都哭干了,但是没有换得我的任何同情。因为在我眼里她更像一个妹妹、一个亲人,我找不到爱的感觉,我一直在呵护她、关心她,而丝毫没有任何的回报和索求。 
    后来的日子,我选择了逃避,出国去了美国的纽约。或许正是由于我的不主动以至于我在国外的那些日子,最思念、最想见的人居然是她了。有的时候我也在问自己,我究竟和她怎么了?我爱她吗?往往越想越头疼,弄不明白的事情我干脆不要去想,往往越想越想不明白,已经又独对夕阳了! 
             
不拒绝——滔滔黄河水,来者不拒 

  
  10多年过去了,坎坎坷坷,几多酸甜苦辣真的也说不清楚了。放弃别的不说,仔细想来,在国外这10多年围着我转的女人至少也有30几个,东方的MM也好,西方的洋妞也罢,虽然没有一个是我的女朋友,但至少是女性朋友,至少是玩得最铁的那种,至少有着共同的语言或者是爱好。大家一起去旅游、一起去游泳、一起去攀岩、一起去探险、一起去逛街,一起去打保龄或高尔夫,还有那些多了数不清的玩法。当然绝对没有你想象的那种“小姐”做法,因为我太洁癖了,尤其在国外,我太怕爱滋病传染了。 
    似乎就是本着这种不拒绝的做法和心态,只要坦诚相待,我身边的女性朋友如滔滔黄河水,来者不拒也!说起我身边的女性朋友,大概是女人的通病吧,也都能敞开心扉跟我诉说那些女人没完没了的话题;每每此时我都能想起我的大学同学——那位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女友的美惠来,想着、想着不免有点心疼的感觉,“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时候,难免有些心底的悲哀、孤独,甚至还有内心的伤感与荒凉。 
            
不负责——天亮以后说分手,不必再等候
 
    不可否认,在国外的漫长的日子里,不管是思乡,还是思念亲人,总会有些寂寞难耐,甚至对我在《纽约时报》社的记者工作失去了兴趣。觉得生活在这个不属于我的钢筋水泥混合的城市里,有些浮躁,有些无聊,还有那些混合着复杂情绪的冷漠与空虚。 
    在我开车进驻那个叫“风情酒吧”的时候,侍卫热情的给我打开了车门,我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虽然他们分不清我是中国人、日本人,还是韩国人,但是他们认识我的那辆宝马靓车,认识我这张没有几多笑容的脸。 
    我还是坐在了靠酒吧台斜对的那个角落里,这个位置是我最喜欢的,安静。我可以听着音乐、喝着小酒,环顾周围的一切,享受我此时此刻的快乐。此时,冷不丁我的眼光落在了一位年轻不算貌美的美国女孩身上。像我这样同事公认的不负责的冷面俊男亦或道貌岸然的家伙,总会给你喜欢的女孩有一个致命的杀伤力。那个美国女孩子也定定的看着我,身子往前倾了倾,端着酒杯居然径直的朝我这边走来。顷刻间,那美国女孩开始和我搭讪了,尽管我的英文没有美国女孩说的那么流畅,但是我们还是聊得非常开心。酒有的时候真是TMD好东西,他能让你解解闷、舒散舒散心情,也能让你神魂颠倒、误了大事。我们酒后寒暄了一阵子,互相留了姓名电话,就各奔东西了。 
    我醉醺醺的回到住处已经是晚上11点多,在刚刚洗过澡正要准备睡觉的时候,手机想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印入眼帘。“靠,TMD谁啊,那么晚还要骚扰老子休息,真是无聊死了”我在国外的脾气总是不好,骂骂咧咧接起了电话。 
    "Hello,Joe? This is Katie" 
    "Who? You've dialed the wrong number."  
    "Joe, I am Katie.  We met in the bar,remember?"  
    "Oh!"  
    "I want to go to your house. Is that OK?"  
    我有些惊呆了,丝毫没有想到这个叫凯蒂的美国女孩那么大胆的给我打电话,好象刚分开还没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要…… 
    "Eh... It's OK, but...Are you serious?" 
    我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些狐疑,我还是很干脆的答应了。 
    "OK.Wait for me. I'll call you again."  
    也就是一刻钟的样子,她敲开了我住处的门,我们像一见如故的朋友,山南海北的聊个没完没了。都到了凌晨1点多了,她始终没有走的迹象,我不时的看表,这时她站了起来: 
    "I would have a date with water."  
    我没有等我完全反应过来,她已经很自然的走进了我的浴室,我呆呆的看着她美丽的背影,没有拒绝,也无法拒绝。 
    直到今天我都纳闷那天晚上的床上戏是我搞了她,还是她玩了我。天亮之后她临走的一句话却让我意味深长: 
    "I like such a handsome man like you, and I like such a free and irresponsible man even more." 
    靠,我被洋妞好好爽了一次居然都不知道——回国后,我私下里给我胡同里那些从小玩到大的哥们说,算是自嘲吧。 
            不承诺——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回国后,我像一个逐渐开了窍的男人,知道怎样去吸引我想要的女孩子,即使不能完全如愿一场,但也能让我喜欢的女孩子在我面前服服帖帖。虽然我还是不怎么主动,但是那些喜欢我的女孩子还是送上门来主动给我搭讪。我不去主动,自然也谈不上拒绝,更不用说什么负责了,因为我从来没有给她们承诺过什么。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我越不主动,越不拒绝,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女孩子被我吸引,不亦乐乎,又岂能去拒绝呢?于是在这种不用负任何责任的男女关系中,我迎来了一个个有品位的接近我的女生,送走了一个又一个在工作交往中的白领丽人和酒杯交错的一个又一个红颜知己。 

 
   现在想想真的好笑,有的只记得她的长像,有的只知道她的名字,有的也只不过记得一个已经过期的电话号码而已,有的现在早已经杳无音信了。 
 
  快乐逍遥的日子总是仙欲飘飘的过得那么快,10多年了,美惠始终在牵动着我的心,我回到北京来第一个就是去她家找她,她那个皈依佛门的母亲告诉我美惠在经历了爱情的挫折之后去了香港。我的心像钢针一般被深深的刺了一下,多么好的女孩啊,我有些哽咽了…… 
   
 我无法描述我和美惠的离别这10多年来的心情,我先后去了很多地方,换了很多次的手机号码,或许她也联系过我多次,只是像天空断了线的风筝,永远不能再回到手中了。 
   
 我不知道我这个奉行“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不承诺”的“四不”男人是内疚还是自责,是本身就做错还是错过了,反正我现在孤单的躺在黑暗的房间里,有点冷。如果真的像歌声中唱道的那样:“说好了不分手,不分手,不分手……”我决定明天就起程去香港,哪怕真的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我也一定要把美惠带回北京。 
    我爱你北京,我爱你——美惠! 

备注:该文是2004《精品购物指南》约稿。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